导航菜单

冰蚕酒只能异能者的身体承受,这个普通孩子尽然喝下一半!

小说:冰蚕酒只能异能者的身体承受,这个普通孩子尽然喝下一半!

“这不,刚刚结交了一位得道高僧,啊呸!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就领他来翔叔这儿搓一顿,你看,上好的小青菜!这是地道的小公鸡,哇,这个真是了不得,这是数十年难得一遇的老鳖,我怎么会买这玩意儿来着”

“还不是被卖水产的大娘忽悠的呗”

“哦……对对对,不过那不叫忽悠,叫销售哈哈哈”

“翔叔,怎么样给我朋友给露一手?”

“哎呀,我这小店呐真是比斜对门的公厕还要清闲呐,今天好不容易来了两位贵客,咱不拿出点看家本领来怎么对得起这份信任是不~”说完抄起各种食材走向厨房,

“小公鸡呀你莫怕,爷爷的刀工棒棒哒,一点也不疼,一点也不冷,眼睛一闭也就过去啦……”

“哇,看不出啊晟哥,这五大三粗的伙夫还能哼出这么有情趣的小调哈”项晨笑的合不拢嘴。

“请问笑点在哪里?我觉得很符合此时此刻的气氛啊,而且你听不出来句句押韵朗朗上口么?而且更加厉害的是翔叔这可是即兴作诗,每次客人点的菜肯定不一样吧,他每次都会唱一首出来哦!”

“卧槽,厉害啊!”项晨听完对着已经在厨房里大显身手的木箱升起了大拇指!

“喂,小子会喝酒不?”

“读书咱是不行,不过这种喝酒的事情晟哥你就别想跟我比了,根本不是在同一个层次!”

“好啊,你看这儿这么多各种各样的酒,等会儿咱比比?”

“一言为定!”

“来嘞,地道的小公鸡配上手磨面粉打造的面饼——地锅鸡一份”

“咕噜....”

“喂,项晨咽口水别那么大声好不好,几天几夜没吃饭啦……”

“又来啦,十年难得一遇的老鳖配上百年老种生姜,爆炒甲鱼一盘!”

“筷子在哪里?快点给双筷子!这玩意儿都好烫不然我要用上肉筷了!”

“没出息!”阙晟鄙视的看了项晨一眼,自己的肚子确不给面子的震天响。

“又特么来啦,上好的小青菜跟裸体小虾仁滚在一起的青菜虾仁一份”

“我的翔叔啊,真是好久没吃过你做的菜了啊,都说这菜要色香味俱全,我还没吃色泽和香气已经百分百达标了啊,真是御厨级别!项晨你说是不是?”

“嗯嗯嗯,是是是,这个肉真是太好吃了!”

“真是没分寸没规矩!长辈还没落座就狼吞虎咽,喂项晨你别太过分啊,卧槽你把那么鸡腿给我放下!”

“哈哈哈,我就算了吧,人老咯,胃不太好,这大鱼大肉吃下去啊消化不良,晚上睡觉都睡不着,”拍拍挂在腰间的葫芦说道“还是这东西好啊,黄金白壁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说完就仰起头咕嘟咕嘟的喝下去不知道几口酒。

“额,那个木老板啊,喝酒也是喝到胃里的吧,据我说知,酒精对胃的伤害要远远大于油腻食物吧,你说是不是晟哥”项晨满嘴油腻,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话。

“哈哈哈……项晨你能不能说话的时候别摆出这么天真无邪的表情啊,我要笑死了。翔叔啊,既然你的老脸皮都被戳破了就别不好意思了,做下来一起吃啊,大老爷们的痛快点,对了你刚刚不是说要一起喝酒的吗,别只顾着自己在那痛快啊,给咱们年轻人也来上几口呀嘿嘿”

“那你们等一会儿,我进去拿一坛窖藏的老酒出来”

“别呀,你自个儿喝的酒怎么的不舍得分享呀,我看你天天宝贝似的捧着个酒葫芦”阙晟眼都不眨一下盯着木翔手中的酒葫芦说道。

“小屁孩儿懂什么,我这个酒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这是我针对自己的特殊情况酿造的,别人喝了可会出事儿”

“怎么的还会出人命啊?”

“九条命都的没,别说你们这两条小命了”

“你们吃着先,我去去就来”

“喂,我说项晨你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啊,老是盯着翔叔的屁股看干什么,恩……看来你是个小受,而且还喜欢这种大叔型的,哦不,是大伯型的!啊呀呀,这画面感分分钟就出现在我眼前了,不忍直视!”

面对阙晟的评论项晨并没有反唇相讥,而是一直看着木翔走路一直从楼梯口下去才回过神来看着阙晟一本正经的说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并不是在看屁股,而是在观察他的双腿,这么大的块头还喝了酒,而且听你说的话应该平时也经常喝酒到喝醉的地步,可是为什么走路四平八稳也就算了,尽然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啊你发现没有?”

“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还是被刚刚说的葫芦里的酒吓到了?是不是等会儿要给翔叔拜倒磕几个头拜个师傅,学一个凌波微步什么的呀?我看你是不敢喝那个酒吧!还给我装!”

“看见那个酒葫芦没?打小我就对这个酒葫芦好奇的很,可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偷偷喝一口,每次看到翔叔喝一口这个酒表情那个陶醉啊,跟新婚洞房夜似得,我光屁股的时候偷了这个酒葫芦想来一口当水喝,被逮了个正着,差点没把我屁股打开花啊,怎么样小晨子,敢不敢尝一尝这酒有多烈哈?”

“这酒估计真的很烈,所以他才说的这么严重,不过我遗传了我那个酒鬼爹的千杯不醉酒量,你还别不信我在我们这个年龄段,没人能喝的过我。

“切,你还真的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啊,脸皮真的是混凝土浇筑的,往使劲了吹吧你”

“有没有真本事你就来一碗给我瞧瞧”,说完阙晟就偷偷摸摸的把放在酒柜上的酒葫芦拿来咚一声放在项晨面前单手平摊做出请的手势。

“哎,晟哥啊,你这回绝对看走眼了,人人都可以瞧不起我的人,但是没人敢瞧不起我的酒量!”

“这说的什么话,我哪里会瞧不起你,言重了言重了兄弟”阙晟各种奉承的话可劲儿的说,一边已经给项晨了倒满了一碗酒。

“行吧,今天我就来个千杯不醉!哎呦,这酒尽然还是冰镇的呀,真看不出这木老板也是爱酒懂酒之人真是有格调!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你到底喝不喝?不能喝你就认个怂,咱们这关系我又不会嘲笑你的是不是,”

“不是,你悠着点喝啊,别一口闷啊”阙晟一边嘴里劝着酒一边贼兮兮的笑。

“来来来,慢点喝,吃点菜吃点菜。”

项晨连续喝了三大碗之后,放下酒碗说道:“这酒真不是盖的啊,绝对是纯手工酿造而且酒精和谷物的比例刚刚好,绝对不是假酒!哈哈哈”

“你吹牛可别吹破了啊,我看你才刚刚开始怎么脸都已经有点红了啊?快点吃点菜缓一缓,咱不着急”说完笑得合不拢嘴低头不停的夹菜给项晨。

“虽说翔叔的店啊地理位置差,而且门面也小,但是里面酒好喝菜好吃你说是不是?哇塞你这什么情况,不是才喝了三碗么,这小碗也不多啊?怎么脖子都红了?这这这……你TMD也太逊了吧?我差点就信你这酒量了,简直比我爸还要差那么一星半点啊!等会儿翔叔还会拿来一坛酒呢,你是准备就那么看看了吗哈哈哈”

“你不懂,你们不怎么喝酒的人不懂,这个酒吧……嗝,它不能跟普通的酒相比,怎么说呢,这应该算是仙酒,太带劲了!哎呀不行了,这回丢脸丢大了,我得趴一会儿,你们接着喝啊,等我醒了接着和你们喝!”说完就倒在桌子上开始呼呼大睡了。

“真是活见鬼了,再不能喝酒的人,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倒啊~难道真的是翔叔说的那样这酒有问题能喝死人!”阙晟拿起葫芦开始端详起来。

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阙晟起身走到项晨面前观察了下发现是真的睡着了,“哎,真奇怪啊,项晨身上怎么会有一股香味,这小子刚刚我不记得有买香水吧……那应该就是这酒中有香味了!”

阙晟拿起酒葫芦拔起瓶塞,凑到鼻子上闻了一闻,“嘿嘿真真真的是好香啊,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酒,让人有一种不能抗拒的感觉,怪不得这老头藏的这么好,一口都不让别人喝!不行了,我也得喝一口!”

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项晨想着他刚刚喝了三碗就醉成这样,那么就小抿一口啊解解馋!

“啪”一声巨响,伴随着液体见到地板上的声音,阙晟喝酒梦又一次破碎,自己准备喝酒的手臂被两根铁棍似的手指死死夹住动弹不得,原本半葫芦的酒也已经鸿飞冥冥。

“不要喝我的酒!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多少次了!”

阙晟刚刚升起的尝鲜欲望就被这耳边忽而炸响的狮子吼给堵了回去。

“我不就是……”

“别废话,我问你这小子喝了多少葫芦里的酒?一口还是两口?”

还来不及说点什么阙晟就又被老翔的吼声堵了回去,只见老翔念念有词的说道“要是一口还有救,这要是两口的话我看真的得看他自己的运气了!要是比两口还多,那真的完了!”

“什么一口两口的,念叨什么呢”阙晟一遍小拇指掏着被震聋的耳朵一边使劲听着老翔的碎碎念。

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星子,顺手抄起了喝了个底朝天的酒碗说道“也没有多少,就这种小碗一共喝了三碗,谁知道这小子这么不顶用立马躺了”

“三……三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