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丈夫做完绝育手术,精神失常流落街头10年,妻子自己的路自己走

2019-11-03 :59 Night Comes

谈到郭先生的弟弟,邻居们都知道,他们还把调解人带到了郭先生弟弟现在居住的地方,也就是郭先生父母居住的老房子。

我们前面的吸烟室是郭先生哥哥过去住的地方。我们周围的邻居告诉我们,因为房子没有门窗,而且天气很冷,郭先生的哥哥晚上不得不烧些东西取暖。昨晚,当他取暖的时候,他不小心点燃了整栋房子,所以已经破烂不堪的房子变成了这样。

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那个衣衫褴褛、只穿了几层单衣、没有扣子的男人是郭先生的弟弟。经过几次简单的交流,可以看出郭先生的弟弟确实患有精神疾病。 我弟弟整天住在街上,以捡垃圾为生。我哥哥郭先生怎么会不在乎呢?

我们从郭先生那里得知,他的弟弟一开始并不像这样。他结婚后慢慢变成这样。现在他的弟弟和嫂子还没有离婚,还有一对孩子。嫂子不关心他的弟弟。最让他们无法忍受的是嫂子也不让他们照顾弟弟。弟弟今天会变成这样。 那么,郭先生的嫂子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考虑到这个问题,我们和郭先生及当地村干部一起去见了郭先生的嫂子李女士(化名)。

李说,女儿出生后,她的丈夫接受了绝育手术。从那以后,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丈夫开始变得不正常。在接下来的十年左右,她的丈夫一直和她的姻亲住在一起。三年前,她的姻亲相继去世,她的丈夫没有人照顾她,所以她四处游荡,变成这样。

然后,李女士解释说,她没有忽视她的丈夫,而是因为他精神不正常。她寄给丈夫的东西在两天内就丢给了丈夫。由于能力有限,她无法养活一个精神病患者。

既然李灿女士不能独自照顾丈夫,她为什么不让丈夫的兄弟姐妹帮忙呢?

李小姐说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丈夫在两年前失踪了一段时间。当有人发现时,他们打电话给她,让她去接某人。她从未出过城。因此,她叫她丈夫的第四个哥哥和她一起去。当时,当她听到老四推着哥哥和他一起去的时候,她很震惊。从那以后,她不再关心丈夫的事情了。

郭先生说当时他们不知道这件事,嫂子也没有直接告诉他们,他们也不知道嫂子为什么没有接弟弟,所以弟弟回来后,他们的关系开始恶化。平时,只要他们经过嫂子的门口,嫂子就会骂他们。 我丈夫的兄弟们对此一无所知,为什么李女士说每个人都不想根据自己的主观假设来处理家庭事务?

李老师说:“当我们的孩子上学时,他们在老师家吃饭,由邻居照顾。这么多兄弟姐妹与家人分离,你想照顾谁?”听他嫂子这么说后,郭先生不想去了。他说他嫂子在撒谎。自从他哥哥生病以来,他们四个人没有少帮助他哥哥的家人。他的嫂子这样对他们说,他们真的受了委屈。

李老师听了郭先生的话后,立刻和他吵了一架。 调解人看到双方已经争吵了很长时间,连忙劝说道:“即使一个家庭成员现在站起来,他也不会没有食物、饮料和垃圾。” ”调解员说到这里,一旁的李女士起身想离开。看到这种情况,调解人很快说服了李女士。安抚李女士后,调解人决定谈论郭先生和他的兄弟姐妹:“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总之,哥哥可能没有履行他哥哥的责任或帮助她抚养她的两个孩子。如果当时你给了她一滴水,我相信他肯定不会如此残忍地对待你哥哥。随着这里的发展,没有必要深究过去。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妥善解决弟弟的未来生活。作为弟弟的第一监护人,李女士责无旁贷,应该好好照顾她的丈夫。 "

调解员还没说完,李女士就开始激动起来。她说,“我走自己的路,我有两只手。” 调解员听了后反驳道:“问题是他现在没有意识了。”。他如何管理自己并赚钱?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日子里,你穿着厚厚的棉袄和手套,他仍然张开双臂在街上游荡。委婉地说,像一个孤独的灵魂和一个狂野的鬼魂,他甚至没有一个家庭吃一顿热腾腾的饭。当我看到一个路边乞丐时,我仍然同情他给了他一个馒头。

更不用说和我们有孩子的人了

"

不管调解人如何说服她,李女士并不负责她的丈夫。李说,她的丈夫不仅有精神问题,还有暴力倾向。以前,她曾让丈夫回家。在此期间,她的丈夫用砖头砸碎了她,对她的人身安全构成了一定的威胁。因此,这是她不让丈夫回家的原因之一。此外,她经常拿出她的家庭财产并销毁它们。因此,基于以上两点,她不能照顾丈夫,也不能让他回家生活。

虽然李小姐的丈夫很穷,但李小姐说的也是实际情况。这时,郭先生提议让孩子们照顾他的弟弟,因为他们的孩子已经30多岁了。

李女士解释说,她的儿子今年30多岁了,还没有结婚。现在她也出去工作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她了,也不知道她的儿子在哪里。

无论调解人如何劝说李女士,李女士都拒绝给这两个孩子打电话。可以看出,她不想麻烦这两个孩子。

因为她不想麻烦孩子们,照顾丈夫的责任自然落在她身上。她愿意做出让步吗?

李女士说,她决定不和丈夫住在院子里,因为她真的很害怕他。 当调解人再次提到李女士的两个孩子应该照顾她的丈夫时,李女士沉默了。沉默片刻后,李女士开口了。她说她将来会照顾丈夫的饮食,不会让丈夫出去拿食物,但她仍然坚持不让丈夫回家居住。

李女士既没有能力为丈夫盖房子,也没有能力让他回家,所以这件事一度在这里陷入僵局。 这时,当地村干部在一边提出了一个建议。村干部说建房所需的材料应该由村里解决,建房的工资应该由郭先生的兄弟和几个人承担。

最后,郭先生的兄弟和其他几个人说他们愿意接受村干部提出的建议。

说起郭先生的弟弟,邻居们都知道他们也把调解员带到了郭先生弟弟现在住的地方,那是郭先生父母住的老房子。

目前,这间吸烟室是郭先生弟弟过去住的地方。周围的邻居告诉我们,因为房子没有门窗,而且天气很冷,郭先生的弟弟晚上不得不烧些东西取暖。昨晚,他在热身的时候不小心点燃了整栋房子,所以这个已经破烂不堪的房子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那个衣衫褴褛、只穿了几层单衣、没有扣子的男人是郭先生的弟弟。经过几次简单的交流,可以看出郭先生的弟弟确实患有精神疾病。 我弟弟整天住在街上,以捡垃圾为生。我哥哥郭先生怎么会不在乎呢?

我们从郭先生那里得知,他的弟弟一开始并不像这样。他结婚后慢慢变成这样。现在他的弟弟和嫂子还没有离婚,还有一对孩子。嫂子不关心他的弟弟。最让他们无法忍受的是嫂子也不让他们照顾弟弟。弟弟今天会变成这样。 那么,郭先生的嫂子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考虑到这个问题,我们和郭先生及当地村干部一起去见了郭先生的嫂子李女士(化名)。

李说,女儿出生后,她的丈夫接受了绝育手术。从那以后,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丈夫开始变得不正常。在接下来的十年左右,她的丈夫一直和她的姻亲住在一起。三年前,她的姻亲相继去世,她的丈夫没有人照顾她,所以她四处游荡,变成这样。

然后,李女士解释说,她没有忽视她的丈夫,而是因为他精神不正常。她寄给丈夫的东西在两天内就丢给了丈夫。由于能力有限,她无法养活一个精神病患者。

既然李灿女士不能独自照顾丈夫,她为什么不让丈夫的兄弟姐妹帮忙呢?

李小姐说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丈夫在两年前失踪了一段时间。当有人发现时,他们打电话给她,让她去接某人。她从未出过城。因此,她叫她丈夫的第四个哥哥和她一起去。当时,当她听到老四推着哥哥和他一起去的时候,她很震惊。从那以后,她不再关心丈夫的事情了。

郭先生说当时他们不知道这件事,嫂子也没有直接告诉他们,他们也不知道嫂子为什么没有接弟弟,所以弟弟回来后,他们的关系开始恶化。平时,只要他们经过嫂子的门口,嫂子就会骂他们。 我丈夫的兄弟们对此一无所知,为什么李女士说每个人都不想根据自己的主观假设来处理家庭事务?

李老师说:“当我们的孩子上学时,他们在老师家吃饭,由邻居照顾。这么多兄弟姐妹与家人分离,你想照顾谁?”听他嫂子这么说后,郭先生不想去了。他说他嫂子在撒谎。自从他哥哥生病以来,他们四个人没有少帮助他哥哥的家人。他的嫂子这样对他们说,他们真的受了委屈。

李老师听了郭先生的话后,立刻和他吵了一架。 调解人看到双方已经争吵了很长时间,连忙劝说道:“即使一个家庭成员现在站起来,他也不会没有食物、饮料和垃圾。” ”调解员说到这里,一旁的李女士起身想离开。看到这种情况,调解人很快说服了李女士。安抚李女士后,调解人决定谈论郭先生和他的兄弟姐妹:“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总之,哥哥可能没有履行他哥哥的责任或帮助她抚养她的两个孩子。如果当时你给了她一滴水,我相信他肯定不会如此残忍地对待你哥哥。随着这里的发展,没有必要深究过去。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妥善解决弟弟的未来生活。作为弟弟的第一监护人,李女士责无旁贷,应该好好照顾她的丈夫。 "

调解员还没说完,李女士就开始激动起来。她说,“我走自己的路,我有两只手。” 调解员听了后反驳道:“问题是他现在没有意识了。”。他如何管理自己并赚钱?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日子里,你穿着厚厚的棉袄和手套,他仍然张开双臂在街上游荡。委婉地说,像一个孤独的灵魂和一个狂野的鬼魂,他甚至没有一个家庭吃一顿热腾腾的饭。当我看到一个路边乞丐时,我仍然同情他给了他一个馒头。

更不用说和我们有孩子的人了

"

不管调解人如何说服她,李女士并不负责她的丈夫。李说,她的丈夫不仅有精神问题,还有暴力倾向。以前,她曾让丈夫回家。在此期间,她的丈夫用砖头砸碎了她,对她的人身安全构成了一定的威胁。因此,这是她不让丈夫回家的原因之一。此外,她经常拿出她的家庭财产并销毁它们。因此,基于以上两点,她不能照顾丈夫,也不能让他回家生活。

虽然李小姐的丈夫很穷,但李小姐说的也是实际情况。这时,郭先生提议让孩子们照顾他的弟弟,因为他们的孩子已经30多岁了。

李女士解释说,她的儿子今年30多岁了,还没有结婚。现在她也出去工作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她了,也不知道她的儿子在哪里。

无论调解人如何劝说李女士,李女士都拒绝给这两个孩子打电话。可以看出,她不想麻烦这两个孩子。

因为她不想麻烦孩子们,照顾丈夫的责任自然落在她身上。她愿意做出让步吗?

李女士说,她决定不和丈夫住在院子里,因为她真的很害怕他。 当调解人再次提到李女士的两个孩子应该照顾她的丈夫时,李女士沉默了。沉默片刻后,李女士开口了。她说她将来会照顾丈夫的饮食,不会让丈夫出去拿食物,但她仍然坚持不让丈夫回家居住。

李女士既没有能力为丈夫盖房子,也没有能力让他回家,所以这件事一度在这里陷入僵局。 这时,当地村干部在一边提出了一个建议。村干部说建房所需的材料应该由村里解决,建房的工资应该由郭先生的兄弟和几个人承担。

最后,郭先生的兄弟和其他几个人说他们愿意接受村干部提出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