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想当混混儿不简单,若能熬过这两关,才算一条真好汉

  2019 文史大狮

  自古山东出响马、关东出胡子、关中出刀客、四川出袍哥、而津门也出了一个特殊行当——混混儿。

  津门混混儿这个系列,咱先后说了不下四十余期,其中更讲述了二十多位清末民初时期有名有姓的混混大耍。还有三十来位一直也没下笔,等有时间再慢慢写来不迟。

  既然当了入了锅伙,那么打群架便是不可避免的,在混混眼里,打架如同吃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咱说了,锅伙为了生计,便把持各种买卖,好处让你拿了,钱都让你赚了,肯定有人心存觊觎,想要把这买卖抢到自己手中。因此,便要掀起争行夺市的平地风波。双方各自“码人儿”,武打、文打对着干。直到让对方彻底认怂为止。

  在清末年间,陈家沟子先后出过数场恶战,参与打斗的混混超过三百余号,而且动了铁器儿。天津地面上历来不允许轻易动铁器儿,只要动了铁器儿,事儿就小不了。若您看过一部电影叫《师父》,里面着重说了这一点,天津卫最忌讳街面动铁器儿,坏了规矩便很难收场。为嘛要有这种规矩,因为铁器儿多为凶器,容易闹出人命,都是为了混口饭吃,犯不上取人性命,教训一顿也就是了。

  为嘛陈家沟子会有恶战呢?这是因为当年陈家沟子有两个被锅伙把持控制的大买卖,一个是“鱼锅仗”,又叫“鱼锅伙”。所谓“鱼锅伙”, 自然是吃水上饭的。无论海下、西河、北河的河鲜或是海河的鱼虾蟹船,不可私自开市,必须全部卸在鱼锅伙里。由混混开秤定行市,卖给津门的大小行贩,他们从中得佣钱。陈家沟子鱼锅伙是当时天津最大的一家,寨主换过好几个,最后一任寨主是李家,李家的后辈便是江西督军李纯。民国时期津门三个最有钱的人物,其中就包括李纯,另外两个是小德张和张勋。除了陈家沟子鱼锅伙之外,还有大小十几个鱼锅伙,仅次于陈家沟子的是梁嘴子、邵家园子,分别有赵家和邵家把持,其后代非富即贵,如今仍是有钱人。

  另外一个便是“拦河取税”,用一条大绳子拦在河面,船经过时必须交纳一笔钱,方能撤绳放行通过,如有强行闯关船只,轻则打你一顿,重则烧了你的船。当年津门有民谣:“打一套,又一套,陈家沟子娘娘庙,小船要五百,大船要一吊。”说的就是此事。

  可若是在公堂挨打之时喊疼叫苦,那么这位就算“走基了”,太爷会命人将其打出公衙,看热闹的也揍他,因为这人不够格,不是好汉,从此天津卫算是待不下去了,没人拿他当人了。

  伤愈后,就要二次过堂,这一次要比第一次更狠,各种法子可劲儿使,打蟒鞭、压河流、压杠子、坐老虎凳、上光棍架、跪铁锁种种,为的就是要你说个“服”字。就这么折腾,愣是有人死活不服。那好,有种,够汉子,抬回家中,好生调养。自此之后,一家老小的吃喝,全有锅伙照应,保证吃喝不愁,并且还是好吃好喝。

  好了,说道这里,就打住吧,要这么一直说下去,再写个几万字也写不完,因为这里面有趣的事儿太多太多了,实在说不过了,有时间再继续讲不迟。关注大狮,听大狮讲老年间的段子给你。

  (注:本人属作者“大狮”原创作品,不得抄袭搬运,请您自重。另本人使用的图片为清代旧照,与本文描述之事并无实质性关联。)

  自古山东出响马、关东出胡子、关中出刀客、四川出袍哥、而津门也出了一个特殊行当——混混儿。

  津门混混儿这个系列,咱先后说了不下四十余期,其中更讲述了二十多位清末民初时期有名有姓的混混大耍。还有三十来位一直也没下笔,等有时间再慢慢写来不迟。

  既然当了入了锅伙,那么打群架便是不可避免的,在混混眼里,打架如同吃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咱说了,锅伙为了生计,便把持各种买卖,好处让你拿了,钱都让你赚了,肯定有人心存觊觎,想要把这买卖抢到自己手中。因此,便要掀起争行夺市的平地风波。双方各自“码人儿”,武打、文打对着干。直到让对方彻底认怂为止。

  在清末年间,陈家沟子先后出过数场恶战,参与打斗的混混超过三百余号,而且动了铁器儿。天津地面上历来不允许轻易动铁器儿,只要动了铁器儿,事儿就小不了。若您看过一部电影叫《师父》,里面着重说了这一点,天津卫最忌讳街面动铁器儿,坏了规矩便很难收场。为嘛要有这种规矩,因为铁器儿多为凶器,容易闹出人命,都是为了混口饭吃,犯不上取人性命,教训一顿也就是了。

  为嘛陈家沟子会有恶战呢?这是因为当年陈家沟子有两个被锅伙把持控制的大买卖,一个是“鱼锅仗”,又叫“鱼锅伙”。所谓“鱼锅伙”, 自然是吃水上饭的。无论海下、西河、北河的河鲜或是海河的鱼虾蟹船,不可私自开市,必须全部卸在鱼锅伙里。由混混开秤定行市,卖给津门的大小行贩,他们从中得佣钱。陈家沟子鱼锅伙是当时天津最大的一家,寨主换过好几个,最后一任寨主是李家,李家的后辈便是江西督军李纯。民国时期津门三个最有钱的人物,其中就包括李纯,另外两个是小德张和张勋。除了陈家沟子鱼锅伙之外,还有大小十几个鱼锅伙,仅次于陈家沟子的是梁嘴子、邵家园子,分别有赵家和邵家把持,其后代非富即贵,如今仍是有钱人。

  另外一个便是“拦河取税”,用一条大绳子拦在河面,船经过时必须交纳一笔钱,方能撤绳放行通过,如有强行闯关船只,轻则打你一顿,重则烧了你的船。当年津门有民谣:“打一套,又一套,陈家沟子娘娘庙,小船要五百,大船要一吊。”说的就是此事。

  可若是在公堂挨打之时喊疼叫苦,那么这位就算“走基了”,太爷会命人将其打出公衙,看热闹的也揍他,因为这人不够格,不是好汉,从此天津卫算是待不下去了,没人拿他当人了。

  伤愈后,就要二次过堂,这一次要比第一次更狠,各种法子可劲儿使,打蟒鞭、压河流、压杠子、坐老虎凳、上光棍架、跪铁锁种种,为的就是要你说个“服”字。就这么折腾,愣是有人死活不服。那好,有种,够汉子,抬回家中,好生调养。自此之后,一家老小的吃喝,全有锅伙照应,保证吃喝不愁,并且还是好吃好喝。

  好了,说道这里,就打住吧,要这么一直说下去,再写个几万字也写不完,因为这里面有趣的事儿太多太多了,实在说不过了,有时间再继续讲不迟。关注大狮,听大狮讲老年间的段子给你。

  (注:本人属作者“大狮”原创作品,不得抄袭搬运,请您自重。另本人使用的图片为清代旧照,与本文描述之事并无实质性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