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青春言情]轻歌曼舞(20)马蜂窝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陈斌说不让他们晒太阳是真的。曼曼坐在车子里向驾驶座看去,陈斌正在发动车子。

  “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了?你有胆儿开,我可没胆儿坐啊!依敏、子林你们敢坐吗?”曼曼狐疑地看向子林依敏道。

  “就知道小看人!我这人学习是不好,开车这么简单可难不倒我。你的命精贵,我的命也只有一条啊!你又不是没看见过,我开我爸那破农用车也两三年了。凡是有轮子的都是一样的原理,这个小面包更轻省好开。”陈斌并不慌乱车子平稳地向前驶去。

  “曼曼别多想了,陈斌在机械方面有天赋,能行的。”子林回过头说。

  曼曼细想子林说的倒是真的。从有记忆起陈斌总是在拆卸一些东西。他会把家里拖拉机头拆得一地黑乎乎的铁零件,然后又一件件地安装成一个整体。有时候一连几天他都会蹲在地上摆弄。曼曼不喜欢看这些脏兮兮油腻腻的东西,所以她更喜欢跟子林玩。子林爱看书懂的多,总是会给曼曼讲一些有趣的故事。天文地理历史名人,在子林嘴里讲出来的故事曼曼记住的很多。

  几个人下车站在河岸上一看,玩水看景的心情顿时减了一大半。今年缺水,只有正中有十来米清明透亮的河水,两边都是凹凸不平的浮沙杂草。放眼望去,满目的颓废荒凉。几个人挑了树荫阴凉处席地而坐,河沙松软清凉十分舒服。

  “大老远赶来看这个景,没意思。”曼曼左顾右盼抱怨道。

  “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我们坐着聊会儿天。虽说河里水不多,轻风拂来倒也比别的地方湿润清凉许多。”子林见曼曼不满意劝道。

  “是啊,人家陈斌费心费力地把我们带到这里,又没让你多走一步路,别抱怨了。”依敏拉着曼曼坐下来。曼曼警觉地盯着身旁的沙地,夏天虫子多,指不定有蜈蚣蜘蛛啥的,想想就害怕。

  “你就知足吧,现在这水位正适合你这种旱鸭子。若真是几米深的河水,我可不敢带你来玩水。万一你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是个实心秤铊掉下水被冲跑了,我们上哪儿捞你去?”陈斌憋住笑一本正经地说。依敏和子林也低声笑了起来。

  “你……你胡说八道!”曼曼随手抓起一把沙子朝陈斌撒去。一秒钟之后曼曼就后悔了,陈斌向后退了两步,沙子并没有对他有多大杀伤力。反而是自己因为坐在地上位置偏矮,风裹挟着沙子迎面扑来。她眼睛也睁不开,忙低头揉眼睛。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忘了砸牛顿脑袋的苹果么?坐那么低还扬沙子,傻不傻!”陈斌伸手想拉起地上的曼曼。怪不得人常说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曼曼揉了半天仍是眼泪汪汪硌得难受。

  “很严重么?要不去河水里洗洗?”依敏仔细地帮曼曼检查眼睛。

  “没事,好多了。”曼曼抹了一把眼泪,勉强睁开眼睛。远处阳光明晃晃地映入眼帘,眼睛仍是不由自主地闭上。

  “不能用手揉也别忍着眼泪,让它多流点。泪水会把沙子冲刷出来。这河水看似干净,却有许多看不见的微生物。洗手洗脸倒不怕,冲洗眼睛还不行。”子林也凑上前说。

  “没事,我好多了。”曼曼见三个人围着盯着自己更不自在了。她站起身强忍着眼泪睁开眼睛,半分钟之后感觉眼睛恢复了一些,不那么难受了。

  “看你这两眼通红的,呆会儿回家你妈还以为你跟我们打架受委屈了呢。”

  “胡说,都多大了还打架羞不羞?”曼曼怒怼陈斌,都怪这个家伙闹腾着出来瞎逛。小时候上树抓鸟下河摸鱼是他们百玩不腻的节目,现在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

  “那倒不一定,你还不是跟周洋打了一架?打架跟年龄没关系,真碰上个蛮横不讲理的人欺负到头上,就算是一百岁也照样撸袖子冲上去。”陈斌认真地说。

  周洋!两个月的假期是自由快乐的,曼曼都快忘了这个名字。陈斌无心地提及,她脑子里那根放松的神经又绷起来。打架是极愚蠢无知的动物本性,但是却一次次地出现在现实中。陈斌手上的疤还是粉色的,子林爸爸半个月没有下床出屋子。人总是任性地以武力来证明悍卫自己的认知和尊严,把自私残忍冷漠丑陋的面孔展现出来,得到的不会是理解与尊重,而是鄙视与唾弃。

  “怎么了?眼睛还是不舒服吗?我们去医院看看?”子林见曼曼低头不语,站起来冲陈斌道。

  “走吧,我身上只有二十多块,你们带钱了没有?不知道钱够不够用?”陈斌从裤兜往外掏钱。

  “我没事了,回家洗洗就行了。”曼曼挽着依敏的手,四个人朝河岸上走去。

  “曼曼,你不要害怕,我们会陪你的。”依敏头靠在曼曼肩上轻声说。

  曼曼抬起手摸了一下耳后那块光溜的头皮,都三个月了头发并没有长出来的迹象。周洋带给她的心理阴影是无法磨灭的。她承认自己很懦弱,在人前伪装成无所畏惧的样子。陈斌的一句话一个名字,她便会恐惧慌乱。她忘不了殷红的血滴落在洁白的地板上,忘不了愤怒的周洋手里的刀子,忘不了周洋比刀锋还冷的目光。

  “妈,要分文理班了。我成绩不好,是考不上好大学的。我不读书了,去读中专学门养活自己的手艺。以后好好工作报答你和爸爸的养育之恩。”曼曼低头往嘴里扒拉白饭。

  “你安心地把这剩下的两年书读完,真考不上再想办法。读了十年书,也不急这两年吧。我跟你爸都不识字吃了一辈子亏,打个农药还得拿药瓶寻人问清楚。书多读点总没有坏处。”妈妈夹了筷子炒鸡蛋放在曼曼碗里。

  曼曼嘴里味如嚼蜡,妈妈都这么说了,自己再提不上学真是没脸没皮了。又不能说为了一个动不动拿刀子捅人的同学不读书,平白地捅了一个马蜂窝,只能抱头鼠窜任其叮咬了。

  (原创故事,抄袭必究)

  96

  涓涓清流_00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7.1

  2019.08.18 08:19

  字数 2041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陈斌说不让他们晒太阳是真的。曼曼坐在车子里向驾驶座看去,陈斌正在发动车子。

  “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了?你有胆儿开,我可没胆儿坐啊!依敏、子林你们敢坐吗?”曼曼狐疑地看向子林依敏道。

  “就知道小看人!我这人学习是不好,开车这么简单可难不倒我。你的命精贵,我的命也只有一条啊!你又不是没看见过,我开我爸那破农用车也两三年了。凡是有轮子的都是一样的原理,这个小面包更轻省好开。”陈斌并不慌乱车子平稳地向前驶去。

  “曼曼别多想了,陈斌在机械方面有天赋,能行的。”子林回过头说。

  曼曼细想子林说的倒是真的。从有记忆起陈斌总是在拆卸一些东西。他会把家里拖拉机头拆得一地黑乎乎的铁零件,然后又一件件地安装成一个整体。有时候一连几天他都会蹲在地上摆弄。曼曼不喜欢看这些脏兮兮油腻腻的东西,所以她更喜欢跟子林玩。子林爱看书懂的多,总是会给曼曼讲一些有趣的故事。天文地理历史名人,在子林嘴里讲出来的故事曼曼记住的很多。

  几个人下车站在河岸上一看,玩水看景的心情顿时减了一大半。今年缺水,只有正中有十来米清明透亮的河水,两边都是凹凸不平的浮沙杂草。放眼望去,满目的颓废荒凉。几个人挑了树荫阴凉处席地而坐,河沙松软清凉十分舒服。

  “大老远赶来看这个景,没意思。”曼曼左顾右盼抱怨道。

  “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我们坐着聊会儿天。虽说河里水不多,轻风拂来倒也比别的地方湿润清凉许多。”子林见曼曼不满意劝道。

  “是啊,人家陈斌费心费力地把我们带到这里,又没让你多走一步路,别抱怨了。”依敏拉着曼曼坐下来。曼曼警觉地盯着身旁的沙地,夏天虫子多,指不定有蜈蚣蜘蛛啥的,想想就害怕。

  “你就知足吧,现在这水位正适合你这种旱鸭子。若真是几米深的河水,我可不敢带你来玩水。万一你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是个实心秤铊掉下水被冲跑了,我们上哪儿捞你去?”陈斌憋住笑一本正经地说。依敏和子林也低声笑了起来。

  “你……你胡说八道!”曼曼随手抓起一把沙子朝陈斌撒去。一秒钟之后曼曼就后悔了,陈斌向后退了两步,沙子并没有对他有多大杀伤力。反而是自己因为坐在地上位置偏矮,风裹挟着沙子迎面扑来。她眼睛也睁不开,忙低头揉眼睛。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忘了砸牛顿脑袋的苹果么?坐那么低还扬沙子,傻不傻!”陈斌伸手想拉起地上的曼曼。怪不得人常说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曼曼揉了半天仍是眼泪汪汪硌得难受。

  “很严重么?要不去河水里洗洗?”依敏仔细地帮曼曼检查眼睛。

  “没事,好多了。”曼曼抹了一把眼泪,勉强睁开眼睛。远处阳光明晃晃地映入眼帘,眼睛仍是不由自主地闭上。

  “不能用手揉也别忍着眼泪,让它多流点。泪水会把沙子冲刷出来。这河水看似干净,却有许多看不见的微生物。洗手洗脸倒不怕,冲洗眼睛还不行。”子林也凑上前说。

  “没事,我好多了。”曼曼见三个人围着盯着自己更不自在了。她站起身强忍着眼泪睁开眼睛,半分钟之后感觉眼睛恢复了一些,不那么难受了。

  “看你这两眼通红的,呆会儿回家你妈还以为你跟我们打架受委屈了呢。”

  “胡说,都多大了还打架羞不羞?”曼曼怒怼陈斌,都怪这个家伙闹腾着出来瞎逛。小时候上树抓鸟下河摸鱼是他们百玩不腻的节目,现在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

  “那倒不一定,你还不是跟周洋打了一架?打架跟年龄没关系,真碰上个蛮横不讲理的人欺负到头上,就算是一百岁也照样撸袖子冲上去。”陈斌认真地说。

  周洋!两个月的假期是自由快乐的,曼曼都快忘了这个名字。陈斌无心地提及,她脑子里那根放松的神经又绷起来。打架是极愚蠢无知的动物本性,但是却一次次地出现在现实中。陈斌手上的疤还是粉色的,子林爸爸半个月没有下床出屋子。人总是任性地以武力来证明悍卫自己的认知和尊严,把自私残忍冷漠丑陋的面孔展现出来,得到的不会是理解与尊重,而是鄙视与唾弃。

  “怎么了?眼睛还是不舒服吗?我们去医院看看?”子林见曼曼低头不语,站起来冲陈斌道。

  “走吧,我身上只有二十多块,你们带钱了没有?不知道钱够不够用?”陈斌从裤兜往外掏钱。

  “我没事了,回家洗洗就行了。”曼曼挽着依敏的手,四个人朝河岸上走去。

  “曼曼,你不要害怕,我们会陪你的。”依敏头靠在曼曼肩上轻声说。

  曼曼抬起手摸了一下耳后那块光溜的头皮,都三个月了头发并没有长出来的迹象。周洋带给她的心理阴影是无法磨灭的。她承认自己很懦弱,在人前伪装成无所畏惧的样子。陈斌的一句话一个名字,她便会恐惧慌乱。她忘不了殷红的血滴落在洁白的地板上,忘不了愤怒的周洋手里的刀子,忘不了周洋比刀锋还冷的目光。

  “妈,要分文理班了。我成绩不好,是考不上好大学的。我不读书了,去读中专学门养活自己的手艺。以后好好工作报答你和爸爸的养育之恩。”曼曼低头往嘴里扒拉白饭。

  “你安心地把这剩下的两年书读完,真考不上再想办法。读了十年书,也不急这两年吧。我跟你爸都不识字吃了一辈子亏,打个农药还得拿药瓶寻人问清楚。书多读点总没有坏处。”妈妈夹了筷子炒鸡蛋放在曼曼碗里。

  曼曼嘴里味如嚼蜡,妈妈都这么说了,自己再提不上学真是没脸没皮了。又不能说为了一个动不动拿刀子捅人的同学不读书,平白地捅了一个马蜂窝,只能抱头鼠窜任其叮咬了。

  (原创故事,抄袭必究)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陈斌说不让他们晒太阳是真的。曼曼坐在车子里向驾驶座看去,陈斌正在发动车子。

  “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了?你有胆儿开,我可没胆儿坐啊!依敏、子林你们敢坐吗?”曼曼狐疑地看向子林依敏道。

  “就知道小看人!我这人学习是不好,开车这么简单可难不倒我。你的命精贵,我的命也只有一条啊!你又不是没看见过,我开我爸那破农用车也两三年了。凡是有轮子的都是一样的原理,这个小面包更轻省好开。”陈斌并不慌乱车子平稳地向前驶去。

  “曼曼别多想了,陈斌在机械方面有天赋,能行的。”子林回过头说。

  曼曼细想子林说的倒是真的。从有记忆起陈斌总是在拆卸一些东西。他会把家里拖拉机头拆得一地黑乎乎的铁零件,然后又一件件地安装成一个整体。有时候一连几天他都会蹲在地上摆弄。曼曼不喜欢看这些脏兮兮油腻腻的东西,所以她更喜欢跟子林玩。子林爱看书懂的多,总是会给曼曼讲一些有趣的故事。天文地理历史名人,在子林嘴里讲出来的故事曼曼记住的很多。

  几个人下车站在河岸上一看,玩水看景的心情顿时减了一大半。今年缺水,只有正中有十来米清明透亮的河水,两边都是凹凸不平的浮沙杂草。放眼望去,满目的颓废荒凉。几个人挑了树荫阴凉处席地而坐,河沙松软清凉十分舒服。

  “大老远赶来看这个景,没意思。”曼曼左顾右盼抱怨道。

  “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我们坐着聊会儿天。虽说河里水不多,轻风拂来倒也比别的地方湿润清凉许多。”子林见曼曼不满意劝道。

  “是啊,人家陈斌费心费力地把我们带到这里,又没让你多走一步路,别抱怨了。”依敏拉着曼曼坐下来。曼曼警觉地盯着身旁的沙地,夏天虫子多,指不定有蜈蚣蜘蛛啥的,想想就害怕。

  “你就知足吧,现在这水位正适合你这种旱鸭子。若真是几米深的河水,我可不敢带你来玩水。万一你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是个实心秤铊掉下水被冲跑了,我们上哪儿捞你去?”陈斌憋住笑一本正经地说。依敏和子林也低声笑了起来。

  “你……你胡说八道!”曼曼随手抓起一把沙子朝陈斌撒去。一秒钟之后曼曼就后悔了,陈斌向后退了两步,沙子并没有对他有多大杀伤力。反而是自己因为坐在地上位置偏矮,风裹挟着沙子迎面扑来。她眼睛也睁不开,忙低头揉眼睛。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忘了砸牛顿脑袋的苹果么?坐那么低还扬沙子,傻不傻!”陈斌伸手想拉起地上的曼曼。怪不得人常说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曼曼揉了半天仍是眼泪汪汪硌得难受。

  “很严重么?要不去河水里洗洗?”依敏仔细地帮曼曼检查眼睛。

  “没事,好多了。”曼曼抹了一把眼泪,勉强睁开眼睛。远处阳光明晃晃地映入眼帘,眼睛仍是不由自主地闭上。

  “不能用手揉也别忍着眼泪,让它多流点。泪水会把沙子冲刷出来。这河水看似干净,却有许多看不见的微生物。洗手洗脸倒不怕,冲洗眼睛还不行。”子林也凑上前说。

  “没事,我好多了。”曼曼见三个人围着盯着自己更不自在了。她站起身强忍着眼泪睁开眼睛,半分钟之后感觉眼睛恢复了一些,不那么难受了。

  “看你这两眼通红的,呆会儿回家你妈还以为你跟我们打架受委屈了呢。”

  “胡说,都多大了还打架羞不羞?”曼曼怒怼陈斌,都怪这个家伙闹腾着出来瞎逛。小时候上树抓鸟下河摸鱼是他们百玩不腻的节目,现在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

  “那倒不一定,你还不是跟周洋打了一架?打架跟年龄没关系,真碰上个蛮横不讲理的人欺负到头上,就算是一百岁也照样撸袖子冲上去。”陈斌认真地说。

  周洋!两个月的假期是自由快乐的,曼曼都快忘了这个名字。陈斌无心地提及,她脑子里那根放松的神经又绷起来。打架是极愚蠢无知的动物本性,但是却一次次地出现在现实中。陈斌手上的疤还是粉色的,子林爸爸半个月没有下床出屋子。人总是任性地以武力来证明悍卫自己的认知和尊严,把自私残忍冷漠丑陋的面孔展现出来,得到的不会是理解与尊重,而是鄙视与唾弃。

  “怎么了?眼睛还是不舒服吗?我们去医院看看?”子林见曼曼低头不语,站起来冲陈斌道。

  “走吧,我身上只有二十多块,你们带钱了没有?不知道钱够不够用?”陈斌从裤兜往外掏钱。

  “我没事了,回家洗洗就行了。”曼曼挽着依敏的手,四个人朝河岸上走去。

  “曼曼,你不要害怕,我们会陪你的。”依敏头靠在曼曼肩上轻声说。

  曼曼抬起手摸了一下耳后那块光溜的头皮,都三个月了头发并没有长出来的迹象。周洋带给她的心理阴影是无法磨灭的。她承认自己很懦弱,在人前伪装成无所畏惧的样子。陈斌的一句话一个名字,她便会恐惧慌乱。她忘不了殷红的血滴落在洁白的地板上,忘不了愤怒的周洋手里的刀子,忘不了周洋比刀锋还冷的目光。

  “妈,要分文理班了。我成绩不好,是考不上好大学的。我不读书了,去读中专学门养活自己的手艺。以后好好工作报答你和爸爸的养育之恩。”曼曼低头往嘴里扒拉白饭。

  “你安心地把这剩下的两年书读完,真考不上再想办法。读了十年书,也不急这两年吧。我跟你爸都不识字吃了一辈子亏,打个农药还得拿药瓶寻人问清楚。书多读点总没有坏处。”妈妈夹了筷子炒鸡蛋放在曼曼碗里。

  曼曼嘴里味如嚼蜡,妈妈都这么说了,自己再提不上学真是没脸没皮了。又不能说为了一个动不动拿刀子捅人的同学不读书,平白地捅了一个马蜂窝,只能抱头鼠窜任其叮咬了。

  (原创故事,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