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富贵鸟以代金券偿债 众债主将血本无归?

资料来源:《全球老虎财经》

随着鹰农和牧民用“猪肉”还清债务,曾经“皮革鞋王”的富有和富裕的鸟类提出了一项用购物券还清债务的计划。有钱的小鸟主要卖鞋子,这意味着他们还清债务。除了偿还鞋款外,这只富有的小鸟破产重组的债务偿还率也很低,仅为2.5%。如此低的清算率甚至无法涵盖利息。也许,天鸿基金和沉万宏源等债权人会亏本。

最近,有消息人士发布了这只有钱人鸟的破产重组计划草案。根据该信息,在模拟条件下,富鸟普通债权的清算率仅为2.5%,出乎意料的低。但是,2.5%的清算率并不能完全用货币资金偿还,而且大部分是通过购买代金券偿还的。就是说,债权人没有得到现金,而是大量的有钱鸟鞋和其他商品,这些东西将来会通过凭证转换。

以前,有鹰农和牧民想用猪肉和其他商品来偿还债务,但这似乎是他们第一次使用购物券偿还债务。更不用说富鸟的主要产品是皮鞋。如果债权人接受上述破产重组计划,恐怕他们将终生不能穿这双鞋。

据了解,在富贵鸟破产重整的情况下,也有很多涉及赔偿的公共基金和证券公司,如天鸿基金,神湾宏远基金,创金和新基金等。在上述2.5%的金融机构中,基本上一文不值。以天虹基金为例,天虹债券葵花籽二号资产管理计划和天虹债券葵花籽十一号资产管理计划分别拥有债权1.17亿元和1.07亿元,合计2.24亿元。按照2.5%的清算率,只能追回560万元,其中大部分是等价的购物券。

奇华兑换券的偿付能力计划

2019年5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信息网络发布了富鸟公司(以下简称富鸟)《关于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及通报会的会议通知》。信息显示,债权人会议以书面审查的形式举行。富贵伯德于5月9日向债权人发送了书面会议材料,债权人应在2019年5月24日之前向管理人提交投票。

根据消息人士透露的书面会议信息,富鸟破产重组的普通债务清算率低至2.5%。如此低的清算率甚至无法涵盖利息。一旦上述计划通过,普通债权人基本上将遭受重大损失。

根据会议情况,富贵鸟的债权调整方案分为职工债权调整方案,税收债权调整方案和普通债权调整方案。其中,职工债权调整计划和纳税债权调整计划的结算率均为100%。扣除上述两项债务后,优先扣除未偿还的破产费用和普通债务,其余资金用于还清一般债权。

根据估值报告,富鸟财产评估为3.03亿元,其中货币资金1.65亿元。扣除上述资金后,用于偿还普通债权的货币资金余额仅为4112.4万元,货币资金清算率为1.1136%。除货币资金外,重组方还计划为债权人提供面值6000万元人民币的等值购物券,用于交换富有的鸟类品牌商品。该部分的清算率为1.6287%。

这意味着面对超过36亿的普通债权,福贵鸟只能提供1亿元的资产用于还款。其中,约60%以购物券的形式支付。目前,富贵鸟存货的账面价值为1.36亿元,预计价值为5424.7万元。如果购物券按账面价值计价,债权人显然处于亏损状态,实际清算率不能达到1.6287%。如果根据评估值对它进行评估,那么光将用于所有有钱鸟类的存量。

富鸟破产重组计划的奇迹在于它是通过购物券支付的。债权人获得购物券后,可以将其保存到指定的直营店内,在三年内消费。购物券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现金使用,也可以享受商店折扣。

但是,对于涉及大量资金的债权人来说,不可能消化这些购物券。而且,根据富鸟的当前经营状况,免费商店和特许商店的数量正在继续减少。为了使用这些购物券,您还必须去“指定的直接商店”取货。可以说交易能力很差。即使有钱人说这些购物券可以转让,但在资本市场上,投资者可能无法接受这些购物券。

天鸿基金,申万宏源等均无收益。

作为富贵鸟的债权人,天弘基金,深湾宏远等众多金融机构无疑是痛苦的。根据消息来源披露的债权人信息,涉案债权人超过200家。其中,天弘基金,深湾宏远,创和和新基金,第一创业证券和中融基金涉案金额较大。

天鸿基金的“天虹债券向日葵2号资产管理计划”和“天虹债券向日葵11号资产管理计划”分别拥有1.17亿元的债权和1.07亿元的债权,总额为2.24亿元。按照1136%的货币清算率,天虹基金的2.24亿元债务可以得到2494.45万元,而天虹基金的两种产品的利息和违约金总额为.8万元。

另外,按照1.6287%的票据兑付率,天虹基金可获得3.6483亿元的等价票据。如果每双鞋的价格为300元,天鸿基金可以购买大约10,000双鞋。据悉,天鸿基金的员工总数约为500人,这意味着每个人可以得到20双鞋。

另一家受重大伤害的金融机构是沉万宏源。根据数据,沉万鸿源的债权总额为1.6亿元。按照上述货币清算率,只能分配万元。

除天鸿基金和沉万宏远外,中国金融基金,中信建设投资基金和中国企业基金也将遭受重大损失。其中,中国财政基金产品6个,涉及金额超过7000万元;中信建设投资基金产品8个,涉及金额近亿元;中国商业基金的5种产品,总价值超过9000万元。

这次,只有富裕的鸟类的普通债权的2.5%可以偿还,其中大多数是通过购买代金券的方式偿还的。超低的清算率意味着上述债权人基本上会亏本。

为什么超低清算率来自何处?

富翁破产重组的超低清算率应该与大量不定期的外部担保的存在有关。大多数不定期担保都必须由担保人提供担保,包括有钱的鸟类母公司,有钱的鸟类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数家商业和贸易公司。所有这些都与富鸟家族企业的背景及其所引起的公司治理问题密切相关。

富贵鸟是福建省典型的家族企业。在1990年代,林和平和他的弟弟林与狮,表弟林荣和和表弟林国强共同创立了福临鞋业,并创立了“富鸟”品牌,涉及鞋和服装。皮革制品和其他行业,以及COVANI,CONNI和许多其他国外鞋类品牌的OEM或OEM。

福贵鸟袭击了县城等三,四线城市。 2012年,这只富鸟迎来了发展的高峰。它曾经是中国商务休闲鞋的第三大品牌,并被公认为“县中之手”。2013年,该公司成功登陆香港市场。

但是,上市之后,有钱的鸟类很快就会“顺流而下”。根据财务报告,2014年至2016年,富贵鸟的净利润分别为4.5亿元,3.9亿元和1.6亿元,净利润按日计算。

也许主业的发展受到了阻碍,富贵鸟业集团开始尝试多元化和发展。例如,它试图以校服为突破口逐步进入童鞋和童装市场,并成立了一个电子商务团队来促进在线业务。

真正陷入危机的是与关联公司之间的资本借贷问题。 2015年4月,富贵鸟业成功发行了人民币8亿元的公司债券,期限为三年。然而,国泰君安的调查发现,富贵鸟有大规模的非法对外担保和资金借款,大部分抵押存款已被银行扣除。土地,设备和存货已不同程度地用于抵押担保。

关于这些资金的去向,国泰君安表示,富贵鸟业没有提供与上述担保和资本借款有关的信息,也没有向国泰君安解释上述资金的具体用途和去向,这些资金是怀疑。

截至2017年,《国泰君安》报道称,这些富贵鸟的其他应收款高达42亿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无法收回。

根据富贵鸟业公司债券2018年2月半年度报告,该公司以存款抵押形式提供担保。报告期末余额为19.59亿元。担保方主要是发行人的母公司富贵鸟集团有限公司和数家贸易公司。

就是说,富贵鸟在很大程度上被富贵鸟集团和相关商业公司的非法担保和资金拖累了。